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主页 > 工作交流 >

关于兴办托育服务机构的几点思考

时间:2019-05-15 16:12来源:江苏开发区网 点击:0

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支持社会力量兴办托育服务机构,运用互联网等信息化手段对儿童托育中育儿过程加强监管,一定要让家长放心安心。早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必须取得“新进展”的7项民生要求,“幼有所育”排在首位。可以看出国家对于0-3岁的托管教育重视程度已经上升到非常高的位置,但理想和现实总是存在差距的,扬州经开区乃至扬州,甚至全国的托育机构都处在供需不平衡状态,随着全面放开二胎,0-3岁托育需求在不断加大,而有资质的托育机构少之又少,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难题。

开发区托育机构基本情况

托育服务机构主要以3种形式存在:幼儿园、早教机构、以及涉及3岁以下幼儿看护事项的其他教育机构。一是幼儿园数量少,名额紧俏。目前开发区公办、民办幼儿园共17所,都有招收2-3岁适龄儿童的托班,托班招收班级与小班招收班级一一对应。但开发区三镇两街道共有35个社区,却仅有17所幼儿园,已经存在极大的供求失衡问题,让所有3岁幼儿就近上幼儿园几不可能。且公办园和普惠性幼儿园因学费低、师资有保障更受儿童家长青睐,导致有热门园与冷门园之分,热门园名额更有一“票”难求之嫌。有的热门园“只有在本园上托班才能直升小班”的“潜规则”,导致托班名额也极为紧俏。二是早教机构有争议,监管不到位。一部分幼儿在早教机构进行托育。目前开发区在城市综合体、商务楼皆有早教机构,红黄蓝、哈哈贝贝等皆是国内知名的早教机构,除开设常规早教课程外,早教机构一般都会开设托管课程,接受18-36月龄的幼儿,作息与常规幼儿园一致,课程设置除幼儿园常规课程外,还有早教特色课程,学费较民办幼儿园略高,经济相对宽松的家长会认为早教机构针对幼儿教育更专业、老师更有耐心而选择托育。但受前几年“红黄蓝”事件的影响,早教机构的专业存在质疑,且托育机构监管存在灰色地带,有可能存在监管不到位的情况。三是其他教育机构托管诸多问题纠缠。从开发区行政审批局查询到有3岁以下幼儿看护的公司一共有6家,个体户1家,主要是教育咨询、学科培训为主,幼儿看护为辅的运营机制,目前了解到这几家机构的托育情况是令人满意的,但与早教机构同样的问题在于幼儿活动范围局限,频繁更换老师,对于尚在托育年纪的幼儿的身心健康是否不利的质疑。四是无资质幼儿园、托儿所存在隐患。除注册在案的教育机构外,还有很多无资质的托儿所、早托、晚托班、还有以家庭为托育点的涂于机构混迹于小区内,园所、教师情况无从得知,却真实存在,且因托费较低,也有不少幼儿在此托管,但园所卫生、食物安全、人身安全等都有隐患。

兴办托育服务机构存在的问题

3岁以下的孩子入托难是全国各地共同存在的问题,同样也存在于扬州和开发区。在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后,幼儿数量明显增多,一方面父母亲一方放弃工作回归家庭会造成经济压力增大,另一方面更多母亲更愿意在工作中实现人生价值,选择产后回归工作岗位,就造成幼儿照顾基本分为三种情况,一种是由家中老人代为照管,一种是聘请保姆代为照管,另一种送往托育机构进行照管。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计划生育政策正式施行时,各大企事业单位都在本单位设置公益性托儿所,为员工尚且年幼的子女实施托管,极大减轻了员工的抚养压力。但随着企业改制、第一批独生子女成为如今经济社会发展的中坚力量,原有的公益性托儿所早已纷纷关闭,造成现在的青壮年父母的幼儿无处可托的困境。大力支持社会力量兴办托育服务机构就是当前国家和社会必须摆在首位的民生大事。但现实情况中却存在很多阻碍社会化托育机构建立的现实问题。

灰色地带让托育市场发育难。就目前开发区情况来看,教育主管部门只管理幼儿园及以上学校,行政审批局与市场监管局只负责企业和个体经营者是否具备资质等前期审批工作,而0-3岁基本处于无人监管的灰色地带。江苏、扬州都没有对托育机构的设立、监管出台专门的管理办法。由于缺乏准入、评定、考核等标准,市场上托育服务的质量参差不齐。有些机构建设标准、师资、消防、卫生等都难以达到正规幼儿园的标准。

2公办机构缺位让普惠性难以达成。在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公办福利性的托儿所持续被裁剪,目前已经基本难觅踪影。而开放二孩政策又让托育需求增加,市场呈现供不应求的紧张现象。而现在有资质的托育机构,每学期动辄上万的托费也让普通家庭难以承受。托育需求持续增加与公办、普惠制托育机构缺位构成难以协调的矛盾。

    3民办机构缺“路”让社会力量无从下手。我国托育市场还没有明确的审批和管理部门,更有地区早已停止发放托儿所牌照。许多创办者拿不到教育许可,或者复杂的创办流程成为创办民办机构的拦路虎。多社会力量办学无从下手、无法可依,大部分只能采用杂糅多种形式的机构,例如早教、培训等形式附加幼儿看护事项。托育市场面临各种缺失,监管极不规范,导致市场发育不良,机构发展艰难。

4投入大成本高企让托育机构无力负担。托育机构虽不同于幼儿园,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只招收一两个班级也要配备负责人、幼儿教师、保育员、保健医生、保洁员、保安、财会人员等,存在着一次性建设投入大、房租及人力成本使收支难以平衡等现实情况。很多家长面对高昂的托费望而却步,造成托育机构招生不足与家长持续要求普惠制托育形成不可调和的矛盾。

5、幼师资源匮乏让托育机构缺乏支撑。据统计,目前全国幼儿教师缺口200多万,在三四线城市,师资更为匮乏。目前从事幼儿教育的工作者,普遍来自各类技工学校、技师学院等的幼师班,业务素质尚待提升,同时也存在人员流失严重,待遇太低的现象。专业幼师的缺失,让托育机构独木难成林。

三、兴办托育机构的建议

1、政府主导民办同步才是出路近年来,我国托育服务供给长期处于“部门缺位、市场失灵、社会失职、家负全责”的失衡状态,当务之急是将托育服务上升为国家行为,明确托育的公共服务地位,整合卫生、教育、民政、人社、税收等部门资源,为托育机构提供良好的发展环境,构建主体多元、性质多样、服务灵活的市场体系,才能更好实现“幼有所育”。

2、制定办法确立依据才是出路。上海出台的《关于促进和加强本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上海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机构(点)设置标准(试行)》《上海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机构(点)管理暂行办法》“1+2文件”设立了国内托育机构“史上最严”准入门槛,江苏因地域接近、经济实力相仿,完全可以借鉴上海经验,出台相关政策明确主管部门,出台系列政策规范该行业,为托育机构设立准入门槛、条件限制,这才能让更多社会力量有的放矢地按照标准进行建设,运营过程中也可按照“办法”进行监管。

3、实施优惠政策鼓励社会力量设立托育机构。鼓励社会各方参与举办托育机构的建设,也鼓励企事业单位、园区、楼宇等积极兴办托育机构,促进建设托幼一体化的普惠性托班,坚持普惠性导向,可通过减免租金、减免税收、用水用电优惠等方式给予托育机构政策支持。对于一些开设在商务楼里的托育机构,可设置独立电表,实行民用电费制度,再实行优惠减免政策。

4、加强幼师培养提升幼师地位才能事半功倍。幼师作为幼儿最初的启蒙老师,不该只是扮演“看小孩”的角色,而应更多关注“育”,让孩子感受更贴心的照顾和养育,而不是单纯的托管。面对目前幼师队伍的缺口,要提升幼师培养的整体水平,包括师资体系培养、幼师社会地位氛围、薪资待遇等。让幼师得到更多的尊重,才能鼓励更过喜欢孩子的学生在选择专业时毅然选择幼师专业,成为合格的幼师。

扬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党政办